真夜水榭

Unlimited Hole Works

蕃茄鬥牛士的育兒戰爭‧Battle 2

=======================我是分隔線 =======================
本來只是想寫單篇的作品,沒想到竟然變成了連載
大感謝大家喜歡這個偽親子家庭 (鞠躬)
子分被欺負得很慘,最後只有安東尼奧成為了人生的羸家?(錯很大)
為了報答大家的支持,小沙會繼續元氣元氣的!
=======================我是分隔線 =======================







Battle 2
=======================

西/班/牙是個熱情的國度,人們生活悠閒,勇於開拓,樂於接受新事物。由於持續享受著好一段時間的海上霸權,物資豐盛,富足的日子使他們安於逸樂,雖被英/國打敗過,依然不改其樂天知命的個性。這兒的人喜歡享受,熱愛和平……

『和平個鬼!』身處其中的羅馬諾顯然並不同意。

自從遠東來的小女孩進駐這棟以紅磚牆包圍的大宅後,這個家就沒有一天真正意義上的和平。可惜這個家的主人安東尼奧是個只要能被可愛的孩子包圍便心滿意足的典型笨蛋爸爸,他從來就沒發現家裡那劍拔弩張的異樣氣氛。

羅馬諾不知道小沙的來歷,也對此並無多大興趣,他只知道這個『新來的妹妹』除了外觀上,行為、價值觀、生活習性也跟他大相徑庭。羅馬諾跟隨安東尼奧生活了好一段時間,加上先天的義/大/利血統,習慣做事慢條斯理,因此他不喜歡小沙老愛橫衝直撞的個性,她做事匆匆忙忙,不時跑上跑下,簡直像跟椅子有仇般坐不定,他不止一次被不知何處衝出來的她給撞倒。還有,小沙喜歡玩水,安東尼奧說因為她家是海島之故,雖然從家裡出發去港口並不遠,但愛兒成痴的主人怎可能讓孩子們隨便出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於是她唯有在洗澡時大玩特玩,其中最愛潑水和踢水,更包括潛在水裡搔別人的腳底癢,被耍的對象當然只有不擅水性的羅馬諾一個,好幾次他都覺得自己差點溺死。羅馬諾認為小沙根本就是以惡整他為樂,氣得他七竅生煙。

「來來,快樂的洗澡時間到了。」這是安東尼奧一天中最享受的時刻了,把兩個小孩抱進大浴盆中,幫他們洗擦白白嫩嫩的身體,他得全程哼著歌來表達自己的快樂之情,「羅馬諾聽話,別亂動啦……洗完之後會很舒服的啊!」一手抱起意欲逃離的羅馬諾,再以純熟的手法脫下他的衣服,安東尼奧不費吹灰之地把小男孩成功塞進澡盆中。

「哇哈哈哈!」另一邊廂的小沙不用安東尼奧幫忙,早已主動把身上的衣服扒光光,先一步跳進盆子裡了,兩手不停地拍打水面地樂在其中玩個不停,「暖暖的水好棒啊!安東哥哥,今天小沙可以要橄欖味道的肥皂嗎?」

「笨、笨蛋安東尼奧……」雖然羅馬諾還在苦苦掙扎,可試問他的小拳頭怎麼鬥得過安東尼奧那平常跟牛訓練出來的力氣呢?安東尼奧不顧羅馬諾的反對,兩手沾了肥皂就往他身上抹,「放開我啦!」

「橄欖好香,羅馬諾也來玩吧!」看著羅馬諾在水中拼命扭動的樣子,小沙樂得笑呵呵,小腦袋湧起捉弄他的念頭,索性抓住羅馬諾的手腳,整個身體靠了上去,「小沙也來幫安東哥哥,羅馬諾要乖乖好好洗香香才行。」

「不、不要……停下來!」一個邊唱著不知名的曲子一邊用力地把他壓進水裡,一個名為幫忙洗澡實際上只是不甘寂寞的把肥皂水往他身上擦,面對安東尼奧和小沙的左右夾擊,羅馬諾只覺得渾身像塗了一層橄欖油的小動物被兩名獵人盯上了般,既動彈不得卻又反抗不能,「你們……混帳!」

「啊哈哈,不要停下來?小沙知道!」小男孩的反應逗得小女孩更樂了,盆子裡水花四濺,笑聲不斷──單方面的。

「小沙我們一起來!」完全把澡室的狀況解讀錯誤,安東尼奧頭上開滿一團團粉紅色的小花,「小沙和羅馬諾的感情真好,我幸福得快要死去了……」最後在兩個孩子的包圍下華麗地上了天堂。

第七場『羅馬諾VS小沙的安東尼奧爭奪戰』,小沙成功與安東尼奧合力制服羅馬諾,戰果目前為0:7

◎◎◎◎◎◎◎◎◎◎◎◎◎◎◎◎◎◎◎◎◎◎◎◎◎◎◎◎◎◎◎◎◎◎

小沙從出生起就是一個人和小動物們生活,她對外面的世界毫不認識,充滿著濃厚的好奇心,直到被安東尼奧帶到這兒。她向來過著沒人管束的日子,自由自在慣了,加上安東尼奧的放任教育,於是在這個家她儼然成了小女王,家裡人都寵著這個東方小姑娘,除了老愛跟她唱反調的羅馬諾外。小沙很不喜歡安東尼奧讓她跟羅馬諾睡同一張床的安排,因為羅馬諾睡覺時除了南瓜褲外什麼也不穿,幾乎是裸睡,睡相差勁之餘還會搶走她的被子,本來西/班/牙就比她原本住的地方冷,加上二人會互相爭被子,小沙好幾次都差點感冒。還有,住在小海島時只有她一人,什麼都得自己做,因此也就養成了事事親力親為的獨立個性,但羅馬諾懶散的習性惹來小沙極大的不滿,用完的東西不會放回原位,更甚的是還會隨處亂丟,害她得像個撿拾海龜蛋的漁人那樣善後。小沙覺得羅馬諾絕對是看她不順眼,故意惹怒她,目的是令她知難而退。

偌大的家的掃除工作採取輪流制,除了在西/班/牙打工的傭人外,小沙和羅馬諾也是其中一份子。僕人們常常納悶,愛兒成痴的安東尼奧怎會讓兩個孩子做家務呢?他們自然不知道,光是看著小沙和羅馬諾身穿女僕服打掃的模樣就能讓安東尼奧吃下三大鍋Paella了,至於他們完成了多少工作這點則屬次要。

「喏給你。」羅馬諾把一根掃帚遞到小沙面前。

「這是什麼?」正在吃蕃茄的小沙抬頭,儘管對上羅馬諾的視線,卻沒停下咀嚼的動作,更沒望向那遞來之物,一臉無辜地問。

「看了不就知道啦!?」手中物的重量對小男孩而言不算輕,眼見對方毫無接下來的跡象,他氣得大叫起來:「這是掃帚、掃帚啊!」

「拿來幹嘛的?」鐵定心腸不看它,小女孩眨了眨眼,故意繼續發問。

當然小沙沒可能不知道那東西是啥,也很清楚它的用途,但她就是不想做。事緣前陣子明明是輪到羅馬諾做家務,可他卻邊吃披薩邊掃地,碎屑弄得一地都是不止,打掃也是草草了事,導致不知從何而來的蟑螂飛進客廳,把小沙嚇得躲進衣櫃裡半天不肯出來,事後她忍不住把整個家上上下下都清潔一遍,累個半死。因此她下定決心,這次的掃除工作絕對要羅馬諾負責,說什麼她也不會做的了。

「打掃啊!」對這顯而易見的裝傻手法,羅馬諾毫不賣帳,硬是把掃帚塞進小女孩手中,「今天輪到你了,該不會忘了吧混帳!」

「我才不……」正想把掃帚塞回去時,小女孩瞄到吹著口哨的安東尼奧正推門進屋,心生一計,硬生生把下面的話吞回肚子裡,語氣一轉道:「……嗯小沙知道了,我會乖乖打掃的……」

羅馬諾卻沒看見安東尼奧,在小沙接下掃帚後便滿意地逕自走進房裡去了。這時剛巧踏進客廳的安東尼奧遠遠看到垂頭喪氣地打掃的小女僕,正感奇怪,為了讓她能跟自己目光平視,於是他走到她跟前時蹲了下來,大手輕撫那柔順黑亮的長髮。

「小沙怎麼了?沒什麼精神的樣子呢……」平常活蹦亂跳的小女孩此時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雖沒停下掃除的工作,可小手卻有氣無力地扶著掃帚,好像每動一下都得花上很多力氣似的。溺愛小沙的安東尼奧心痛極了,擔心地把手放到她的額上量體溫,「怎麼了?感冒了嗎?哪裡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更急得連珠炮般詢問著她的情況。

「嗚嗚、安東哥哥……」瞬間濕潤湧上小女孩黑亮的雙瞳,她伸出手環抱著安東尼奧的脖子,嬌滴滴的聲音帶著哭腔的道:「小沙頭痛痛……不舒服嗚──」

「啊、啊啊身體不舒服要好好休息才行!」被這麼一抱,安東尼奧感到全身的血液剎那間一舉衝上腦門,有如一箱蕃茄在一秒內全噴出蕃茄醬,眼前一片通紅,於是立刻把小女孩抱起,三步併兩步的跑進房間,「乖乖來,先到哥哥的房裡好好睡一覺,醒來還是頭痛的話得去看醫生啊。」

以為小沙在努力打掃而安枕無憂的羅馬諾,才睡下不到十分鐘就被安東尼奧從床上拖了下來。還沒回過神來時,手裡就已經多了一樣東西。

「喂羅馬諾,今天小沙不舒服,你當哥哥的就負責打掃吧!」直覺告訴羅馬諾,小女孩使用了某種方法激起安東尼奧的同情心,成功從工作崗位上脫離了。正欲一口拒絕,就被安東尼奧接下來的話給堵了回去,「羅馬諾是好孩子,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要給妹妹做個好榜樣啊!」

儘管內心在大喊『可惡啊啊啊啊!』,羅馬諾還是壓下了把掃帚丟出去的衝動,乖乖打掃。小男孩認真地覺得自己再度被小女孩耍了,可問題是他怎樣想也想不起自己在何時何地開罪了她,不……或許只是次數多得數不清而已?

第十四場『羅馬諾VS小沙的安東尼奧爭奪戰』,羅馬諾依然處於下風,無還擊之力,戰果目前為0:14




=======================我是分隔線 =======================
*西/班/牙大鍋飯 (Paella,發音為國際音標:/pa'eʎa/),又譯西/班/牙海鮮飯,源於西/班/牙/華/倫/西/亞,在當地語言是「鍋」的意思 (源於拉/丁/語的patella),而在西/班/牙/語paella專指此種飯,而製作此飯的鍋則叫做paellera。此飯是星期日與法耶火節 (Falles)的食品。
(註釋來源:維基百科)

義/大/利是半島,羅馬諾的水性應該沒那麼糟
這設定是為了增加趣味性(?)而存在的,請勿當真 w
順帶一提,小義的水性非常好 XD (因為威/尼/斯)
戰績目前是小沙一面倒勝利 XDDD
=======================我是分隔線 =======================
APH | 留言:2 | 引用:0 |
<<威尼斯 VS 羅馬 + 法英 | 主頁 | 混很大製作組的某國擬人動畫 23>>

留言

老公我浮上來了。
老公文章寫很好呢>///<
我很喜歡看~~
因為超溫馨的(羞)
我這輩子應該很難寫出如此乾淨(!)的文章了(死亡)
2009-07-23 Thu 11:42 | URL | 凌亞 [ 編輯 ]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0-08-25 Wed 13:03 |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