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夜水榭

Unlimited Hole Works

贈物(菊灣時事砂糖)

『我才不會有事呢!這種小病看我怎樣把它擊碎!』

一星期前,穿著民國風綢裙的少女曾作出與外表不相符的拳擊動作,杏目圓瞪,自信滿滿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咳咳……」才不到一週間,淚水就不受控制地往下飆,本來像春天的蘋果般粉嫩粉嫩的臉頰也變成夏日的艷陽般紅,咽喉深處湧起一股不斷往上升的炎熱,甚至連喝杯水也覺得痛苦,不舒服的感覺從腳底沿著血液一直往上攀升,「頭、好痛啊……」

少女躺在潔白的床上,家裡人七手八腳地圍在她身邊張羅這張羅那,團團轉得她有種自己乃是置身在萬花筒內的錯覺。剛換過的濕毛巾蓋在額上透著冷涼涼的觸感驅散了些許鬱悶,往常總是骨碌骨碌的靈動眸子木然地盯著天花板,頭昏腦脹得甚至有種想把自己的頭轟掉的想法。

「還以為……我是不會感冒的,沒想到還是中標了……哈……這證明我不是笨蛋吧……」自嘲的閉上雙眼,強烈的不甘從四方八面籠罩著少女纖瘦的嬌軀,「……草泥馬我該高興嗎!」看著少女緊握的拳頭狠狠地擊在被褥上,一秒後卻只能無力地垂下的模樣,負責看護工作的幫傭太太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灣小姐還在病著,請注意身體喔。」溫柔地把少女的手放回被子裡,幫傭太太不忙叮嚀,「本田少爺比你病得更重,但他有聽話接受治療啊,灣小姐只要乖乖吃藥,很快就……」

「你剛剛說什麼!?」少女突然觸電般睜開雙目坐起身子,動作快得差點令人忘了她是病人,「可以……再說一遍嗎?」

「啊、灣小姐只要乖乖吃藥……」雖然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小嚇到了,幫傭太太還是重覆了一次自己所說的話。

「不!是之前那句!」

「咦?」腦中快速搜尋方才的話語,幫傭太太在確定少女的要求後把話接了下去,「本田少爺比你病得更重,但……」

「謝謝!我先離開一下晚點回來!」
「咦啊?等一下……」

床上的少女彷彿突然被注射了活力,蹦的一聲從病塌跳下地,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抓過牆上的外套披上,整套動作完成速度不過五秒。幫傭太太眨了眨眼,風捲揚塵後眼前凌亂的被單上已空無一人──獨留一室梅花撲鼻香。

「呼表面雖然沒表現出來,其實還是擔心著的嘛……灣小姐真可愛。」

◎◎◎◎◎◎◎◎◎◎◎◎◎◎◎◎◎◎◎◎◎◎◎◎◎◎◎◎◎◎◎◎◎◎

「雖然來到了,但是……」依然感冒未除的少女戴著口罩,纖指置於距門鈴三公分的上空,幾番掙扎還是按不下去,「怎麼辦……帶著這種東西來探病真的沒問題嗎?連通知也沒有就不請自來會否給菊君帶來困擾呢?」

「說我剛巧路過? 可是這東西又怎麼解釋呢……說我想見你?這麼難為情的話誰說得出口啊啊……」少女另一手棒著一盒包裝精緻的禮物,低著站在日式宅第的拉門前徘徊了十多分鐘,腦中轉著一個個的念頭,因感冒而顯得微紅的臉隨著她的思考變換了數十次,始終沒法得出結論,「要跟他說什麼好呢……『保重身體』?好像說得太生疏了 點……『請你好好休息』?又似乎太冷淡了……『我很擔心你』?誰要說這種話啊不行不行……哎呀!」

用梅花圖案花紙包裝著的禮物在少女喃喃自語的過程中滑了下來,在地心吸力的作用下跟地面作了最親密的接觸。盒子內的東西並不很重,但硬物與硬物碰撞的剎那,寧靜的空氣劃破,沉悶的聲響確實地在玄關外迴盪著。

「糟、糟了……菊君一定會聽到的,我還沒想好要說什麼啊怎麼辦!?」心臟跳動的速度加劇,從丹田深處湧上的不知所措漫延到身體每個角落,幾滴冷汗滑過微微泛紅的臉龐。少女此時竟覺腦內一片空白,後悔為何只憑衝動跑過來,連小抄都沒寫,方才思索良久的各種方案忽然全部蒸發掉,半點也沒留下,「哎說不定他不在家,我下次 再……」

啪唦、啪唦……
二趾襪磨擦塌塌米的步伐循著某種當事人獨有的節奏往玄關處移動,從門後隱隱傳來漸行漸近的足音無情地宣佈著「主人在家」四個大字。

「啊啊啊啊不管了!」當下腦海一片混亂只想逃之夭夭的少女把手中物隨便塞進眼前最接近最顯眼最方便的紅色物體裡,下一秒便是很不淑女地提起長至小腿的裙擺三步併兩步的開溜。

咔啦!
深棕的檀木門被從裡面施加的力度往旁拉開。
空無一人──這是本田菊所能找到給眼底的景象的唯一形容詞。

「……誰啊?」居家的和裝上披著一層厚重的布絨外套,額上還貼著退熱貼,戴著口罩的菊一副還沒睡醒的表情左顧右盼。明明是聽到聲響才從床上勉力爬起來的,然而開門後卻是什麼也沒看到,只有夏初獨有的悶熱帶來一陣陣不怎麼舒服的空氣,「哈啾……!可惡我身為武士道精神的繼承人怎麼能被這點感冒給……咦、這是什麼?」

和式居室外某件與郵箱的腥紅色比起來淺了不止一度的淡粉色東西折入菊的視線範圍,雖然疑惑著是否什麼整人玩意,菊還是從袋子裡掏出了信箱鑰匙。打開來看,盒子被壓得扁扁的,稍微有點變形了,素淨清雅的包裝紙因扭曲而出現了幾條皺紋,應該是被人狠狠塞進郵箱的後果。菊納悶著解開那用繩子替代緞帶、五花大綁的手法紮著的物 體,那瞬間他有種自己在幫助盒子從痛苦中解脫的感覺。

盒子裡除了一張沒有署名的字條外,就只有滿滿的某種東西整整齊齊地躺著,堆疊得沒有一寸多餘空隙。拿起其中的一個,鎖在盒內那清幽的沁梅香氣便頃刻間纏繞著神經,縱使它們沉默不語,答案早已知曉。

『感冒治好前請不要找我。』

那是否表示……治好後就可以去找她,對吧?
禮物的內容並不亮眼,甚至過於平凡,卻讓菊感到一陣滲透心扉的溫暖。眼前彷彿浮現少女滿臉通紅地死命把盒子往郵箱裡塞的情景,乾澀的唇不禁牽出莞爾的弧度。

找天,去跟她道謝吧?為這二十萬個口罩





=======================我是分隔線=======================
這時事其實lag了(掩臉),構思好了可是幾經波折(?)總算完成了
結果男女主角根本沒見到面啊啊這糖灑得好奇怪T口T(抱頭)
往後的文會持續試手感,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實現謎之野望(?)
感謝您閱畢拙文,傷眼了不好意思
(滾走)
=======================我是分隔線=======================
APH | 留言:3 | 引用:0 |
<<阿普的日記 | 主頁 | 『Zwei sind mehr als einer』 (ギルベルトXワン)>>

留言

二十萬個口罩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喂喂喂
2009-06-15 Mon 16:34 | URL | 松竹梅 [ 編輯 ]
↑竟然會如此的長 030 那請夕海太太幫我刪掉吧 ~

這時事梗真的超溫馨的wwww
2009-06-15 Mon 16:36 | URL | 松竹梅 [ 編輯 ]
小菊:

沒關係反正新家沒什麼東西,我留著吧 XD
這梗我初看到就覺得很甜,結果寫出來真的很甜 (掩)
希望大家早日康復啊 > <
2009-06-22 Mon 22:52 | URL | 夕海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