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夜水榭

Unlimited Hole Works

『Zwei sind mehr als einer』 (ギルベルトXワン)

感謝親親花花送我的生日賀文 /////
不用一人樂的阿普+台/獨,一次滿足了我的兩個口味
如此厚臉皮的要求也能實現實在令我太感動了
請親親簽下我的月曆 (心)

比起舊版,我也比較萌新版
親親的文很有漫畫感,會不自覺在腦內描繪
我很期待本子啊 ////

「2大於1」,對我們也是啊 (笑)
認識到親親真好 w

文章收下面 XD

原網址:http://jellyfish520.blog126.fc2.com/blog-entry-20.html





很像,她和愛麗莎很像。

總是在一堆男人面前強勢地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可是,為什麼她的眼神從來沒有開心過。

那是自己再也清楚不過的。

寂寞眼神。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會躲在世界會議的門外看著那個女孩。

啊…她又被王耀給罵了…

啊…她快哭了…

啊…不要咬著下唇,那樣不可愛啊…

混帳王耀!你都在人家家裡開補習班教數學(註1)了還這樣欺負你妹妹!

威斯特你這個豬頭!快拿手帕還是面紙給人家啊!!

要是帥的和小鳥一樣的本大爺的話,絕對不會讓妳一個人在散會後的會議室裡哭泣…

--------------------------------------------------

「葛格大笨蛋…!」為什麼每次都要這樣…「我才不會認輸!下次一定要讓大家都支持我!」

起身,少女整理了下自己因為哭泣而有些花掉的妝容。

啊…她要走過來了!

將自己藏身於會議室門口邊的垃圾桶旁,基爾伯特只覺得心跳的好快。

靠!本大爺可是赫赫有名、帥到和小鳥一樣的基爾伯特大爺,怎麼會為了一個小女孩…

敲打著自己頭部的基爾伯特一個不小心撞到了垃圾筒的蓋子,接著裡面的垃圾在地心引力的召喚下紛紛合作地跑了出來。

「Scheiße!怎麼會這樣啦!」

「你是…」看著眼前男人一頭耀眼的銀髮、紫紅色的雙眼,少女瞬間知道這個人是…「路德維希先生的哥哥吧。」

躲在垃圾桶旁邊…好奇怪的人。

「沒錯,本大爺就是帥氣到不行的『基爾伯特.拜修密特』!妳呢?」

故作鎮定地問著,基爾伯特現在沒發現自己的表情其實很奇怪。

像是王耀手中抱著的GITTY一樣奇怪的表情,不,可能更怪。

「我叫柳婉。呵呵…」好奇怪的表情…可是還挺好笑的。「你沒事吧,拜修密特先生。」

蹲下,柳婉將基爾伯特方才弄倒的垃圾給一個一個丟了進去。

「謝了,嗯。」

與柳婉一起把散亂一地的垃圾收拾好,基爾伯特從口袋裡掏出一條皺巴巴的手帕。

「拿去。」

「咦?」猶豫著,柳婉不知道該不該接下那條皺的和梅干菜一樣的手帕。

「我說拿去擦眼淚啦!剛剛妳不是哭了嗎?」啊啊~本大爺真是帥到無可挑剔!!

回想起電影中男主角帥氣的行為,基爾伯特現在覺得自己是世界第一帥。

喔不,他本來就是世界第一帥!

「謝、謝謝…」看著基爾伯特一個人耍帥的樣子,柳婉覺得實在太可憐所以便接下了那條似乎還帶著些許酸臭味的手帕。

「那個啊…以後我會叫威斯特幫妳,所以妳不用太擔心被王耀那傢伙欺負…」他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要是他也像威斯特一樣能在會議上佔有一席之地…那就好了。

「不用。」用倔強的口氣說著,柳婉有些不悅地別過頭去。「我才不要靠路德維希先生,我要自己讓葛格承認我也是很厲害的!」

「妳還真好強啊…一個人單打獨鬥有那麼好嗎?」

「拜修密特先生你不也一樣嗎。」這個人才沒有資格說我…

「咦?」

「我聽路德維希先生還有羅德里希先生說,你最喜歡『一個人好快樂』不是嗎?」

「那不一樣啦!」威斯特和死小少爺這兩個混帳!!我等等要去找他們算帳~!

「哪裡不一樣?」真是死鴨子嘴硬!

「吵死了啦!跟我來!」

「喂!你要帶我去哪裡啦~」

「本大爺家!」拉起柳婉的手,基爾伯特硬是將她帶到了自己家裡。

-----------------------------------------------------------------------------

「哥哥你回…柳婉小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路德維希還是不敢相信眼前這對奇妙的組合。

「路德維希先生,你好~」擺出對外一致的營業用笑容,柳婉笑的可愛。

「柳婉小姐怎麼會和哥哥一起回來呢?」泡了杯咖啡放在柳婉面前,路德維希走向了客廳旁放置的書櫃。

「威斯特,不要過問你哥哥的事情!」有些傲氣地說著,基爾伯特擺出了做哥哥的架子。

「可是哥哥你每次都給我帶很多麻煩回家…啊,我並不是說柳婉小姐妳是個麻煩…抱歉。」

「沒關係,能來路德維希先生家參觀我也很高興。」呷了口黑咖啡,柳婉馬上替自己加了很多奶精與砂糖。「不過…剛剛拜修密特先生拉著我的手硬是要我來…手腕好痛喔…」

裝做正在哭泣的樣子,柳婉還吸了幾下鼻子來表示自己的委曲。

「哥哥!你太過分了,怎麼可以強迫柳婉小姐!」拿出藥箱,路德維希單膝跪在柳婉面前繼續說道︰「請把手給我,我幫妳上點藥。」

「嗯嗯,還是路德維希先生溫柔~ˇ才不像某人呢!」故意對著基爾伯特的方向說道,柳婉此時的表情像是個小惡魔惡作劇得逞般可愛中帶點邪惡。

「妳這女人!超級不可愛啦~」本來還覺得妳這女人挺可愛的…沒想到這麼壞心!

衝向前去想打柳婉,但基爾伯特在手舉起來的瞬間卻被路德維希給制止了。

「基爾哥哥你真是太過分了,竟然要打一個女孩!」

叫著只有真正動怒時才會稱呼的名字,路德維希散發出下一秒就會把皮鞭拿出來與哥哥進行對決的氣勢。

「威斯特!是她不…」

「拜修密特先生你不要生氣了…是我不好…我、我馬上回家~」起身,柳婉以衣袖擦了擦眼角根本沒出現的淚滴。「路德維希先生,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等一下,這都是基爾哥哥不好。」路德維輕輕地拍著柳婉的背,向她表示一切都交給他。「請留下來吃個晚餐,當作我向柳婉小姐的賠罪吧。」

「威斯特,你敢!!!」我才不要和這女人一起吃飯!!「換我生氣喔!」

「隨便你,基爾哥哥。」真是的,又給我鬧脾氣了!「基爾哥哥不想吃的話就算了。」

「路德維希先生…請不要這樣對拜修密特先生,一家人就應該好好的相處啊。」咬著手指,柳婉低下了頭。

這女孩…真是堅強。就算被自己的哥哥那樣對待,還是依然堅強振作…

就像她的花一樣,凜冬中還是盛開著。

帶點疼愛地摸了摸她的頭,路德維希繼續說道︰

「等會我們到院子裡散個步吧,我想和柳婉小姐討論一下上次進口的那批瓷器,在我國很受歡迎呢。」

「威斯特,你不是說今天要和我討論稅金的…」這個女惡魔!比愛麗莎還糟糕!

再不制止她我家純潔的威斯特就要被帶壞了!

「那個等晚上吃完飯再討論就可以了。」伸出手,路德維希對柳婉做了個『請』的動作。

「Scheiße!!Mist nach Westen!!」咒罵完,基爾伯特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啊…真的不要緊嗎?」雖然說很不爽那個人,可是他們兄弟應該不會吵架吧?「路德維希先生你還是…」

「不要緊。」反正等一下吃晚飯的時候哥哥就會自己出來了。

「嗯。」既然路德維希先生都這樣說了……

------------------------------------------------------------

將自己埋在被窩中,基爾伯特不停地罵著自己的弟弟。

「死威斯特!有異性沒人性~有愛情沒親情…」愛情?應該不是。

威斯特對她好,那不是因為愛。

是因為自己先對她做了失禮的事,威斯特為了賠罪才…不對不對!我才沒有對那女人做什麼失禮的事情咧!

沒錯!本大爺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有錯!

散什麼步啊!我一個人也可以很開心啦!!一個人好爽~!

抱著放在房間床頭的小鳥型抱枕,基爾伯特不自覺地將手臂往內縮了些。

接著他聽見院子裡傳來清脆如鈴般的笑聲。

是她的笑聲。

起身,基爾伯特走到窗邊躲在窗簾後向外看。

---------------------------------

「路德維希先生好有趣~上次的那個是真的嗎?」

「是啊,沒騙妳。」將平日嚴肅的眼神放柔了些,路德維希繼續說下去︰「如果不嫌棄的話…請叫我路德。」

「好啊~那路德也叫我小婉就好囉ˇ」

轉頭,柳婉臉上的笑容僵在當場。

『好寂寞的眼神…那個人…和我一樣。』

對上基爾伯特的眼神,她便這麼想著。

---------------------------------

「……」剛剛那個表情是怎麼回事?和威斯特就笑的那麼開心,轉頭看到本大爺就是一副不高興樣?

基爾伯特一瞬間突然恨死了自己最親愛的弟弟。

「可是,也只有威斯特可以…」才能讓她笑的如此開心。

自己的存在意義…已經不復存在。

她與威斯特是貿易來往的夥伴。

而和自己呢?

只是水火不容的兩個人罷了。

「Scheiße…這是怎麼回事啦…」胸口無由來的莫名疼痛、忌妒威斯特的感覺充斥在腦海裡…「我好奇怪…」

背對著窗戶的基爾伯特左手抓著胸口衣領、右手則是拉住了窗簾。

但他很快就將這樣的想法拋在腦後,一個人在房間裡用著最近購入的第二台筆記型電腦。

或許是網路的魅力讓基爾伯特暫時忘了所有負面的感情,時間也不知不覺地來到了晚上六點半。

叩叩。

敲門聲響起。

「威斯特那小子終於知道要向本大爺認錯了吧!」有些得意地想著,基爾伯特露出了平日一貫的高傲笑容。「進來吧!」

提高了音量說著,有著紫紅色雙眼的男人在看到開門進來的人時嚇了一跳。

「怎麼會是妳啊…威斯特呢?」嘖,是她…

「路德說你愛喝的那種啤酒沒了,所以去買…他說叫你出來吃飯…」

「喔。」嘴角微微地上揚,基爾伯特知道這個弟弟果然還是沒有被眼前的小惡魔帶壞。「我等一下去。」

大手一揮,基爾伯特意示柳婉先出去。

「……那個。」

「幹嘛?」

「下午的時候…拜修密特先生你…」想繼續說些什麼,但下一秒卻被打斷了。

「基爾。」媽的,又想到下午威斯特先他一步的這件事。

「咦?」

「我說叫我基爾!笨女人!」吼!真是不可愛。

「基爾才是笨蛋!」跩什麼?林祖媽看過比你更跩的啦!

「……那妳要幹麼?」雖然嘴上的語氣還是有些彆扭,不過基爾伯特卻因為她說出『基爾』二字而感到竊竊自喜。

「……」少女沉默。

「……」他也沉默。

「啊…我、我今天下午看到你在窗戶邊…」

「我知道,我看到妳和威斯特在散步。」Scheiße!明明就不想這樣對她的…

又是一陣沉默,尷尬的空氣充斥於兩人之中。

「妳和威斯特兩個人…聊的很開心。」混帳!怎麼老是想要說這件事情啊!「不過沒關係~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網路真是棒!」

「那你為什麼像隻兔子一樣?」和我一樣。

「兔子很可愛啊。」搞不懂她要說什麼啦!

「基爾你的眼神…和兔子一樣害怕寂寞。」頓了下,柳婉繼續說道︰「…也和我一樣。」

因為害怕寂寞,所以故作堅強。

因為恐懼孤單,所以武裝自己。

「是又怎樣?」我是那樣的眼神嗎?

「你不會想要和某個人在一起嗎?例如你的王…」方才路德維西準備晚餐的時候她在客廳看見的泛黃雙人照片,上頭只用鋼筆寫了『Zwei sind mehr als einer』。

問了路德維希,上面的意思是『二大於一』。

是他的王.弗里德里希親手寫上去的。

「不要提他!」弗利茲…我偉大可敬的王…「他已經不在了,就算我再怎麼希望也不會成真。」

「…對不起。」怎麼常常不小心就踏到他的痛點呢…我真是的。

「他啊,是個頑固的傢伙。」笑了下,基爾伯特的眼神開始亮了起來。「我跟妳說啊,從弗里茲他小的時候就有夠頑固,說了叫他乖乖唸書;結果給我跑去騎馬…後來摔斷了手,真是的…」

雖然說自己也沒好到哪去,那天他跑去釣魚了。

回想到這裡,基爾伯特帶點無奈地笑了下。

「基爾笑起來很好看啊。」越是了解,就越被這個人吸引。

「那當然,本大爺可是和小鳥一樣帥呢!」深呼吸,基爾伯特走近柳婉。接著他伸出手將她的下巴給抬了起來。「真的那麼希望我和某個人在一起的話…就當本大爺的女人吧。」

能陪在妳身邊的,只有我。

望著她琥珀般晶瑩的眼眸,基爾伯特將唇湊了過去。

「等一下!我可沒說好啊!」伸手擋住了基爾伯特的唇,柳婉將她推開後轉過身去。「笨蛋基爾。」

語氣雖是有些憤怒,但上揚的嘴角說明了柳婉其實很開心。

「啊?你這女人在說什麼蠢話啦!!」黏上去,基爾伯特從身後抱住了柳婉。「今晚的晚餐…一起吃吧。這、這可不是本大爺要向妳賠罪,是想說既然妳都來了…」

「基爾好沒誠意!」嘟起嘴,柳婉繼續說道︰「這頓飯又不是你做的…」

「那妳明天再給本大爺來!讓妳見識一下本大爺帥氣到不行的廚藝…」頓了下,基爾伯特故意說道︰「如果妳不敢來本大爺也不會勉強妳~」

「來就來誰怕你啊!臭基爾!」

-----------------------------------------------------------------------

「……」終於合好了。

邊微笑邊看著剛買回來的啤酒,路德維希站在基爾伯特的房門前這樣想著。

「哥哥、小婉,我回來了。」

-----------------------------------------------------------------------

之後的某天……

「基爾這個大混帳!!!」

「妳又怎樣啦?本大爺又沒偷親妳!」從筆電中抬頭,基爾伯特握著滑鼠的手剛按下最後一個鈕。

「竟然在我的文件裡放蟑螂~你是小學生啊?」小學生都沒你這麼低級!

默默地從藥箱拿出胃藥,路德維希替自己倒了杯水。

「笨蛋基爾,我不要做蚵仔煎給你吃了啦…咦?這是…?」看著筆電上螢幕顯示的內容,柳婉微笑。

「本大爺新申請的部落格啦!」臉紅。




標題名為『Zwei sind mehr als einer』的部落格,想必從今以後會添加很多很多屬於兩人的回憶。
APH | 留言:2 | 引用:0 |
<<贈物(菊灣時事砂糖) | 主頁 | 生日後感09>>

留言

(接過月曆)我簽!!!!

我真的寫的很開心
也謝謝甜心給我的建議

「2大於1」,對我們也是
↑說出這麼可愛的話...真的很謝謝妳ˇ(撲倒)
2009-06-15 Mon 22:15 | URL | 妖花 [ 編輯 ]
親親:
(抱著親親簽的月曆開小花)
親親寫得開心我也看得開心 ////
我等著看親親的更多文 w

這是人家的真實感受啦QDQ//// (掩臉被撲)
2009-06-25 Thu 15:59 | URL | 夕海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