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夜水榭

Unlimited Hole Works

Fate/stay night:Heavens Feel

前言:
首先要慶祝,恭賀自己的F/sn全劇情基本完成(喂)。全破前後的心理起伏差別很大,在HF前和HF後的感覺也有很顯著的落差。和FATE跟UBW很不同,人物表裡性格、整體內容走向、深層理念指標皆與前二者相差很多。相比起FATE的理想和UBW的矛盾,HF是「現實、黑暗」,幾乎是你想有多黑就多黑……因為是最後一條路線,所以之前種下的謎團也都傾巢而出,私以為也是最深澀的一條,不少地方即使看完也不大懂就是了(默)。

HF,Heavens Feel,天堂感覺?
一開始我是很不同意這個標題的,甚至還戲言說它是Hell Feel(地獄感覺),因為前半段破壞了我從UBW中延伸出來的熱血,黑暗一直線發放……另外很重要一點就是,喜歡UBW那從者威能大爆滿的人應該也會失望,畢竟HF是主角們(主人們)偏重的,配角戲份不多就是了。

到了中後期,謎團開始揭曉後,雖然還是很黑暗,但卻令人湧起很強烈的心痛。作為櫻路線,櫻的過去、櫻的現在、櫻一直以來所承受的全都排山倒海的侵襲人的同情心;一反FATE和UBW的路人化,甚至讓人對她一直以來「清純乖巧的學妹形象」大為改觀。而且在前兩條路線中,Saber和凜的內心戲並不多,更多的是圍繞「正義的味方」此一理念;但HF裡,櫻的內心戲之多,可說是冠絕整套F/sn。

到後期會發現,原來Heavens Feel這個字是有另一種意思的(笑)。



劇情:
FATE與其說是愛情線,不如說是理想線;UBW與其說是愛情線,不如說是熱血線……士劍和士凜似乎都像是理想和熱血的附加物。私認為,HF是唯一能真正稱為愛情線的,如果士櫻不成立,那所有都不會成立了。甚至在全破的現在,我已經認定士櫻,士郎也因櫻而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嚴重警告!以下內容含大量劇透捏它。
如已攻略過或認為沒所謂的歡迎繼續看下去,如沒攻略過或在意的請就此打住。





如果要說F/sn的主題,必定是「正義的味方」此一理念。香菇大神在FATE中建立,在UBW中質疑,在HF中打破……獨具匠心,發人深思。方才也說過,HF與前兩條路線不同,就是在於士郎的選擇、取捨,HF的士郎為了櫻,放棄了他十多年來一直抱持著的理想──「正義的味方」。就是這一點,使HF走入完全不同之途,我也對首次對士郎產生了敬意。

原本平靜無波的士櫻關係,在得知櫻與聖杯戰爭的關係時出現了大逆轉,也動搖了士郎一直以來的理想。他想要救所有人、想要大家都能笑著生活下去、想要成為正義之士……這一切一切,都在他選擇了成為「櫻的味方」時不成立了。櫻的悲慘身世、一直承受的痛苦折磨、連夢想都不允許擁有的黑暗,士郎知道了,所以要作出選擇。櫻的內心戲令我很痛心,一個本應該能像普通人一樣幸福地笑著的少女,被奪走了快樂,直至遇上士郎……但是,選擇幫助櫻守護櫻,也象徵著要犧牲其他無辜的人們,這都與他的理想相違。

當然,他不是沒經過掙扎、煩惱,畢竟那是他一直賴以維生的理念,即使是借來的也好,卻是唯一他能相信的。可惜命運安排他知道了櫻的事,也知道了櫻所背負的、所會帶來給世界的傷害,這意味著他非從二者中選出其一不可。得知真相時,老實說,我很震撼,士郎是不應該知道這些事的,因為他是能讓櫻安心的唯一一人。如果他不知道,櫻還可以留有一個最後的避風港,可以在他面前放鬆、展露歡顏;可一旦得知真相後,櫻失去了最後一個容身所,一直以來刻意隱瞞的自卑展露了在重要的人前……要是不知道一切,會不會比較快樂?

士郎結果在矛盾、取捨後,決定了站在櫻的一方,他直到最後也堅持著這個願望,貫徹到底。即使是條艱苦的路,即使明知道或許根本做不到,都依然不變的想要守護櫻拯救櫻,那一小點希望都沒有放棄,值得令人敬佩。世事不能盡如人意,所以只能在得與失之間衡量,再作出抉擇……士郎正是如此。或許會有人批評這樣的他、說他自私,但我認為,只要是人類都是自私的,不是嗎?HF的士郎比FATE和UBW都人性化多了,而且拯救無辜也是正義之士應該做的事……櫻也是無辜者,她儘管有錯,但卻是身不由己。人誰無過?世上沒有純潔無邪之人,有誰能苛責這個生活在苦痛中長達十一年的少女呢?

其實士郎之於櫻,除了愛情內,也存在親情……他已經把少女當成重要的家人一樣疼愛了。想起中國有句古語「父為子隱、子為父隱」,保護家人免其受到傷害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大義滅親的人反倒被人說為無情……櫻是士郎的家人、同時也是愛人,那去幫助她也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覺得士郎也並非完全捨棄他的正義,他一直想要救所有人,只不過那也包括可能會毀滅世界的櫻而已。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士郎在HF絕對是個可以挑大樑的男人。




不挑名場面了,以下只挑人物加以述評。



既然是櫻路線,第一個當然要說櫻(笑)。在HF前,對她的印象一直維持在「平凡的溫柔型妹系」上,畢竟跟Saber和凜相比,她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最沒個人特色的……偏向後宮遊戲中的治癒系女角形象,當然戲份少也是原因之一。在HF前段,關於她的背景開始揭露,延伸到中段的慎二綁架櫻的事件大揭秘。由那開始,已經奠定她往後的悲劇命運了。

越看下去,越覺得櫻是個很可憐的少女,不能自主、活得陰暗、一直處於死亡與存活之間的矛盾。從小被親父送走到一個陌生的家庭,在新家中被非人道對待,從小承受各種的暴力;因此羡慕著活得光彩、總是自信滿滿的校園偶像姐姐……櫻長期身處漆黑與恐怖的世界中,也造成她另一方面的陰沉性格。一方面由於深信流著遠阪之血的自己能堅強面對,默默盼望著姐姐終有一天會去拯救自己,忍受著比死更難受的痛楚;另一方面憎恨著把她當貨物般捨棄的親父、沒去救她的姐姐、虐待她的間桐爺孫,打從心底裡詛咒世界的不公。櫻沒有家人朋友能傾訴,只能一個人承受所有所有。

本來已經認命的可悲,在她遇上士郎後有了改變,變得有了笑容有了希望有了光明,他可說是櫻的救贖。而對櫻來說,則是溺水時抓到的救生圈,最後的一個指標。HF中的士櫻愛情,私認為做得相當成功,作為整段劇情的主軸而牽起的帶引作用,加上櫻悲劇的身世,更是使得整體內容不少高潮起伏,這段愛情故事也加深了其動人淒涼。還有跟凜的關係在中期揭曉後,HF由愛情加入了親情原素,從而引入聖杯戰爭背後不知人知的事。櫻的拼命抑壓在凜面前更是嚴重,凜表面上的冷言冷語也一步步推櫻前往黑聖杯的深淵。櫻的性格塑造,在士櫻、凜櫻、騎櫻三個關係上建立,前段的柔弱和後段的強大(特別是黑化後)形成強大對比。

HF在三線中得到評價最低,櫻比Saber和凜的受歡迎程度也有一段距離,更甚的是連Rider都以下剋上的比她受歡迎……HF評價低的主因,很可能是前二線的理想光輝太深入民心,HF的轉折又太大,很難令人在一瞬間就接受士郎有如此大的改變,更不敢相信他為了櫻而殺掉如此受歡迎的Saber,才會做成這種極端的情況。而櫻人氣不高之因,我想是由於FATE和UBW中她櫻的嚴重路人化而起,要是她能在前二線中有更多的戲份,想必會更受歡迎吧?希望新製的PS2版中能在前二線加多點櫻的劇情,改善此種情況。

櫻的形象在HF一改讀者對她「溫純可愛」外表的錯覺,被孤立的命運和矛盾的黑暗營造得非常成功,前後對比也令人無法討厭這個不斷受折磨的少女。指責她的罪同時,能否看清播下此罪的原兇是臟硯、把櫻逼入困境的人是慎二;她確是有罪,但罪不至死,不是嗎?記得一個聖經故事中,有群眾意欲用石頭丟死一個寡婦,基督卻站出來道:「要是你們中誰自認清白無罪的,就站出來丟死她吧。」結果,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罪,每個人都在背負,何必把一切都歸究在少女身上?

在落英繽紛的櫻花之中……清麗如櫻、燦爛如櫻、短暫如櫻、淒美如櫻,花開花落、恬然而終,一當兒的歡容、一瞬間的永恆,如櫻花般的剎那芳華。




我承認這是是私心(一秒),第二個想說的人是女王陛下。話說凜的戲份真的是很多,跟士郎相比也是半斤八兩……序章是凜視點,FATE、UBW和HF中,只有她是唯一一位女子佔有如此多的出現比例和重要性的,這點連Saber也比不上。HF中的女主角雖然是櫻,但凜仍是一個重點人物,尤其是凜櫻的關係更是HF的重頭戲之一。

雖然是性惡女王,但FATE和UBW告訴我們:凜女王意外地好相處,只是不大會表達她的真正想法而已,而這點也貫徹於HF中。在HF士郎的觀點中所看到的凜其實是很可愛的(?),明明早上愛睡懶覺,卻老是偷偷到弓道場看櫻的晨練;明明關心櫻甚至要為她留住愛人(?),卻裝作愛理不理的模樣掩飾她的真心。一方面守著祖上之言與間桐家保持距離,但總是無法克制對親妹妹的關心,說穿了就是……口硬心軟。

特別喜歡姐妹倆同樣提到在四年前看到夕陽下努力不懈跳高的士郎,這其實在UBW的TE最後凜已經提過這段回憶,HF中前段櫻甚至表示「二人也看到同樣的景色」……私心很欣賞這種側寫,沒有相認的親人不約而同注視著同一個景色,一樣把那風景刻畫在腦海中,另類的心靈感應(誤)?及後HF中段開始,凜一直表示要大義滅親的殺掉櫻,香菇大神發揮其帽子戲法,誤導讀者到最後的姐妹對決。當大家都覺得櫻必定會死在佔盡上風的凜刀下時,來了一個突轉!那段劇情的確很催淚,前後轉折之大、感情起伏之多,都排山倒海的湧過來,凜自嘲的對白和擁抱櫻的舉動使人大跌眼鏡……原來這個看似冷酷無情的姐姐,到最後也捨割不下唯一的親人。非常感人的一幕,跟動畫那亂七八糟的表達完全不同,被捏過果然還是有差……動畫的那段亂入實在太令人失望了。

另外私心還是要說弓凜(被打),香菇大人你不能這樣對我……在這麼慘烈的HF中才給我弓凜,為什麼啊啊啊?Archer為凜擋下攻擊,受重傷時還「萬般愛憐地撥著她的頭髮」,最後還加句「遠阪」……看到這兒我爆表了,作為弓凜迷真的超級心痛的!在最後關頭才來個必殺死球是怎樣?Archer在消失前的最後也要耍帥一下,存心讓愛弓凜的我傷心(哭)。咳咳,以上瘋語完了,說回凜……的確,不管在哪條路線,她都是出采的女角,對於士郎,負起指導、提醒、幫助的作用,特別是UBW和HF,要是HF沒有最後凜櫻的對手戲,將會失色很多。

不管是她之前的冷酷無情、誓言旦旦說要殺櫻,還是最後終下不了手、救贖的擁抱,都只是由於「她喜歡櫻」,喜歡著唯一的妹妹。因為愛櫻,所以不想看著她殺人;因為愛櫻,所以即使殺掉她也要阻止她;因為愛櫻,所以毅然豁出性命也要喚醒她;因為愛櫻,所以希望她能脫出黑暗的枷鎖,所以無論如何也想要她能走出陰霾、真心歡笑……就算代價是己身之命,最後也必無怨無悔。



士郎
終於到這個男主角了,說實話我一向對他沒什麼好感。FATE中顯得太過天真,雖是理想主義卻總是拖Saber的後腿,實際幫助則是少之又少……即使有,那也是鞘的加護,功不在他。UBW中首次對他改觀,在面對質詢時仍堅持自己的道路,衝勁十足,後期甚至感染了Archer的毒舌,失去Saber後仍堅持戰鬥的堅毅意志,是個真正的熱血少年。雖然UBW的士郎也是個值得欣賞的角色,但在HF中,他的行為更值得我敬佩,不是男孩、不是少年,而是一個敢作敢為、有擔當肯負責任的男人。

無可否認,士櫻的愛情關係是HF的重點之一,雖未能及得上「悲戀」之名,卻令人對士郎刮目相看。FATE中他有劍鞘守護,所以即使傷得很重卻不會讓人覺得他老是與死神為伍,UBW則是焦點被Archer奪去了,反倒沒太多注意到他有多少傷。HF的斷臂可說是致命傷了,如果沒有Archer的手臂也勢必活不下去了……不過說真的,要是HF沒有移值手臂的內容,絕對會失色不少。

之前也說過HF打破了舊有的基礎,在士郎選擇幫助櫻拯救櫻、不管怎樣也要站在櫻的一方時,也意味著他捨棄了自己的「正義的味方」價值觀。縱然他確實是經過了一番掙扎、矛盾,甚至為此而痛苦過、否認自己,畢竟此一信念乃他唯一的生存信條,但在捨割下他還是作出了決定,並為此遵守到底。HF的士郎長大了,也多加了一層人性,比較像一個「人」……世事固然不能盡如人意,不可能天真的拯救全世界,既然如此,就必須有所捨棄。切嗣和Archer也說過,「正義之士所能拯救的,只有自己一方的人」,當時士郎或許不懂不相信不甘心,但在HF中他真正明白到這點,沒有絕對的正義,只是作出了選擇。

即使犧牲自己也要救櫻,明知道使用手臂就活不下去,士郎還是做了,實現了他對櫻許下的承諾……那份堅守,讓我相信,他是一個可以獨挑大樑的人物。HF中有好幾次都提到士郎想起跟櫻的約定,還要每次都出現在催淚的場面,像是提醒又像是指示般……希望你永遠記住,那樣。果斷的解下聖骸布的背影,讓我屏息也讓我印象深刻,果敢、無悔、堅定前進的背影,比任何時候的他都帥氣。而事實也證明,直到生命結束前一刻,士郎也沒背棄他的諾言,努力到最後。HF的士郎首次令我對他起了敬意,不管是思想還是行為,都讓我確信他是「真男人」。

UBW中如果說Archer是士郎的理想型,那HF的士郎想必就是Archer的理想型了吧?Archer所希望的,一直是過去的自己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而不是當什麼英雄……只要是人,就一定會有所取捨,有所掙扎,前兩線的士郎過於光輝,反倒失卻了人性;為別人而活的思想雖然偉大,但那是神,卻不是人。我喜歡這樣的士郎,他了解到自己的不足,所以才能學會比昨天更堅強。雖不偉大,卻絕不渺小,一個真真實實的「人」。



Archer
雖然出現機會不多,但基於愛(?)的緣故,也少說一下。除了森林中那段弓凜使我萌血沸騰外,Archer也間接直接的作了推動士郎的作用,起碼要是沒了手臂移植的話,HF的士郎斷不會有如此出色的表現。Archer雖沒有像FATE那樣提醒士郎,也沒像UBW那樣搶盡風頭(?),HF的戲份可說是少之又少,但重要性卻不能抹殺。

說到HF的Archer,不可不提的就是「背影」!果然是背影男,永遠背影都是精髓,HF中更出現了唯一一張背影的CG。「跟得上來嗎?」……天啊,Archer你即使消失了還要耍帥,是存心讓弓凜迷傷心的嗎?Q口Q果然,EMIYA氏(Archer和士郎)的背影才是最讓人難忘的存在……在士郎未來的道路上,Archer必定會繼續在前方引領,令士郎決不會像他自己一樣成為悲劇式英雄。



伊莉雅
不知是否TM社取消了伊莉雅路線、意欲補償小伊控的關係,HF中她的出場率也很高,甚至成為能否到達TE的關鍵人物。在HF中,伊莉雅佔了很重要的地位,一直以來隱瞞的身世之謎揭曉,得知她真正身份後的士郎,多了一層要幫助妹妹的責任感,在櫻外多了另一個需要保護的人,因此伊莉雅也是促使士郎變強的重要人物。

其實在UBW中已經略略有提過她的過去,只是在HF更加完整,甚至對她有更深一層的體現而已。我很記得士郎跟她提議說「等一切結束後,就一起在衛宮家生活下去」,當時伊莉雅的落寞神情確是令人很不捨……其實她早就已經知道了吧?背負著一族的使命,離鄉別井來到極東之地的女孩,自由和幸福早就不能由自己掌握了。雖然表面上是個天真瀾漫的孩子,但在UBW已經知道她其實從小就徘徊在生與死之間,為了活下去,忍受了很多可能連大男人都不能忍受的事情。她是明白的,她的生存是是為了聖杯戰爭,所以在聽到士郎叫她留下來時會黯然……二人中只能活一個。

伊莉雅很可愛,這不只是萌的那種可愛,而且是讓人覺得心痛的可愛。明明與其外表不符,卻偏要被派去參與如此冷酷的殺戮,她或許有想過要報被拋棄的仇,也許期望過無憂無慮的日子,但是在TE的最後,她還是把一切全捨棄了。使用第三法(Heavens Feel)關門時,她選擇了犧牲自己使士郎能活下去,雖然畫面是士郎視點所以空白一片,但我的腦海裡很自然地浮現了伊莉雅掛著落寞得令人心酸的微笑、在門前回眸的畫面……那身姿,就跟Einzbern的黃金聖女一樣,耀目而悲傷。拯救了士郎也同時意味著拯救了櫻,最後的伊莉雅長大了,她不再是一個任性的小女孩,而是能體恤別人關懷別人的孩子。門的另一方,應是天堂之感了吧?



Rider
FATE和UBW都成為嚴重路人甲、甚至也是兩路線中第一個死掉的從者,但到了HF可是完全不同了,不止成為最出彩的從者,更成為最後一個被留下來的從者。之前兩條路線中看似弱得不堪一擊,可是原來並不是Rider弱,只是作為主人的慎二太廢而已。HF中回復成正統魔法師──櫻的從者,雖不算是最強,但卻比所有從者的表現更出色,高人氣不是沒原因的。

總是沉默寡言的Rider,比Saber更讓人捉摸不透,貫徹了如外表所想的冷徹騎兵形象。但在HF中可以得知,其實Rider只是不擅長表達而已,很多時候她都選擇不說話而直接行動,手段乾脆、絕不拖泥帶水。Rider在HF的目的很明確清晰,她的存在並非像Saber那樣想要聖杯,只是想要守護櫻,所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櫻而做的。她可以為了櫻而舉劍殺士郎,也可以為了為了櫻而挺身保護士郎,說穿了就是以櫻為中心的存在。表面上看似毫無感情的Rider事實上並非如外表那樣冷酷無情,私看來她是把櫻當妹妹一樣在疼愛在幫助,所以才會以櫻的願望作為優先考慮。即使後來櫻用完了所有令咒,Rider在可以反抗櫻的情況下,卻一次也沒背叛過櫻,證明她是真心的為櫻好;並不是由於櫻是她的主人,而是因為她打從心底裡想幫助櫻。F/sn中不止一次的提到,相似的主人會召出相似的從者,一開始我並不覺得Rider和櫻有何相似之處,但到了最後、甚至看了一點F/ha的捏它後,我也認為她們確是有相似的地方。

Rider是魔女,雖然和Caster的情況不同,但她確是魔女,被世人討伐的魔物的存在,這也非她所願。神話中的梅杜莎身處遙遠的海島上,無數的英雄為了名譽而前去欲殺害她,為了保全性命她作出了反抗,擊殺了一個又一個挑戰者,卻被冠上「邪惡」之名。櫻被間桐家領養後,承受著不斷的精神和肉體上的虐待,到了極限時黑化了,甚至襲擊別人。這二人都是在一個無辜的狀態下變成「被害者」,然後又被半強迫的被推成「加害者」,而且全都不是她們的本意。周遭的人都指責她們,甚至欲除之而後快,把她們推進深淵的,難道不是那些自命清高的英雄和家人嗎?她們同樣處於一個被動的位置,任由別人擺佈她們的命運,高呼著正義的旗號要斬殺她們之人,又真的如此高貴到有這個資格麼?真正的絕對正義之士存在嗎?

誠如我之前所言,Rider和櫻的過去有著奇異的相似之處,所以她才會以從者的身份守護她、以師長的身份看顧她、以朋友的身份扶持她,甚至代表了凜、以姐姐的身份站在她的一方。我認為正是Rider看出了櫻所承受的和從前的她相像,才會拼命的拉她一把,她希望櫻不會重蹈她曾經的覆轍,希望櫻能夠脫出黑暗命運的枷鎖,希望櫻能衝破障礙得到幸福……那是Rider在生前也無法實現的希望,最後只能把心願寄託在櫻身上。



言峰
終於到了HF中要說的最後一人了,FATE和UBW皆被當成大魔王級的幕後主使者,卻在HF變成時敵時友的詭異關係。HF對於他的著墨比前二線都重,前一刻還是敵人、下一刻又忽然變成伙伴,甚至帶有點亦正亦邪的感覺。說實話,直到現在,我仍然摸不透他的想法,只是比之前更了解他多一點而已。

不能從快樂中感受到快樂,就跟空境中藤乃的無痛感相似,似乎終其一生都無法活得像一個常人。言峰顯然是個沒有願望的人,但另一方面他的行為又確實忠於他自己所言;一事歸一事,沒有多餘的感情,只是遵從他認為的路前行。善惡是混沌的,善惡的界線又是曖昧不清,他的定義較偏向中庸。基加美修曾說言峰「愛世人」,我猜是由於他對所有事物都抱持平等的觀念吧?既不去喜歡,也不去憎惡,是好是壞對他而言對不重要,遠離世人的獨特處世哲學。



總結:
事前早已知道HF是很黑很黑的一條路線,攻略完後我也深深認同這點。我向來對暗黑系有點偏愛,雖然HF有很多我不想看到的場面,卻也無損我對它的喜歡。有人說「喜歡UBW的人都不會喜歡HF」,可是這句話用在我身上卻錯了;我喜歡UBW的熱血、喜歡UBW的堅毅、喜歡UBW的勇往直前,卻也喜歡HF的真實、喜歡HF的黑暗、喜歡HF的真情流露。如果說UBW是理想的體現,那HF就是現實的領會。

不管是親情、愛情、友情都在HF中找到很好的詮釋,即使受傷、即使痛苦,也想要得到幸福的感情使人動容。HF的TE對我來說也是整套F/sn的TE,『櫻花盛開』的意境很美,卻也美得淒涼,那美麗是以無數的鮮血換來的,所以才要好好珍惜,不能辜負了離開之人的心意。HF的TE和NE的分別是,士郎有否重視自己的生命,在FATE、UBW和HF的NE中,他都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為了他人而死之時,甚至毫不考慮自己的生命,看似很偉大,但想深一層……那真的是正確的道路嗎?

自己死了或許能救助別人,但卻再也不能救助更多的人了;而且身邊的人也會因自己的死而傷心難過,那難道就是自己想要的結局嗎?想大家都能面帶笑容前,先要令愛你的人快樂,如果連自己的親人都無法給予幸福,又怎麼把幸福帶給別人呢?「推己及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首先要使學會使自己和身邊的人快樂,那才會了解如何去使陌生人快樂。

HF的TE中,士郎首次珍惜自己的生命,首次取回了真正的人格,首次成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英雄是孤獨的,所以Saber終其一生也無人能理解;英雄是寂寞的,所以Archer歷經無數召喚而心死;英雄是悲壯的,所以Lancer最後被自己的槍所殺。士郎不需要成為英雄,他只要真真實實的當一個「人」,無悔地過一生就可以了,那也是切嗣和Archer一直希望著的,終局。
雜亂評論 | 留言:0 | 引用:0 |
<<新開始 | 主頁 | Fate/stay night:Unlimited Blade Works>>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