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夜水榭

Unlimited Hole Works

蕃茄鬥牛士的育兒戰爭‧Battle 1

=======================我是分隔線=======================
首先請大家不要以歷史角度看這篇東西,以年代論的話其實錯很大
單純是為了想看小灣被親分這孩子控溺愛和欺負子分而寫的
這時的小灣還是叫福/爾/摩/沙啊
目前無CP可放心閱讀(?)
=======================我是分隔線=====================







Battle 1
=======================

對羅馬諾來說,這天是他人生災難的開始。

雖然安東尼奧的腦袋天生少根筋早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可他的行徑尚且還可歸類到正常人之列,然而自從數個月前他遠征東方回來後情況更是變本加厲,甚至可以說是全身的思考神經都脫軌了。首先,會忽然走神,導致在平地上也會摔倒;此外,會若無其事地傻笑,即便對象是空氣也好;最嚴重的,是把剛摘下看來異常鮮甜多汁令人看一眼就忍不住要一口咬下去的蕃茄一箱一箱的運走,而且一走就是一星期以上讓他獨自留下看家!

羅馬諾覺得安東尼奧可能在哪撞到頭以致發瘋了,又或是被一直看他不順眼的亞瑟下了詛咒。
──現在,他大概猜到原因了。

聽說安東尼奧今天就會回來,羅馬諾基於對手信的好奇,早早起床把家裡執拾了一遍,還罕有地乖乖坐著等待。啊當然這絕對不是因為想念他,要是你那樣想,羅馬諾可是會生氣的。港口處錨被拋下水的沉悶音節伴著海風隔著門傳至室內,隨著熟悉的爽朗笑聲漸行漸近,當羅馬諾喜孜孜的跑上去時,門已被早一步推開。

「我回來了!有沒有很想我?」身材高挑的安東尼奧光站在門口就把外面的陽光擋了大半,在羅馬諾抬頭上望時,只見到巨大的影子背著逆光降臨,他好像曬黑了點,是那邊的陽光太猛烈了嗎?。平常甫進門總會撫摸他的頭的大手,此時反常地沒有行動,仔細看上去,才發現他的手中多了一樣東西,「羅馬諾快看快看……是這是我在遠東發現的孩子啊!很可愛吧?」

此時的羅馬諾才注意到,那『東西』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小女孩。她身上套著一件疑似獸皮的長裙,幾乎是毫無款式可言,就像是隨便把撿拾的布料披上去似地,對於注重藝術美感的義/大/利來說簡直有對視網膜造成損害之嫌。小女孩躲在安東尼奧的臂彎中,好像怕掉下來般緊摟著他的肩頭,看著這個初次見面的鄉下小姑娘霸佔了自己一向很喜歡的懷抱位置,羅馬諾忍不住大皺眉頭。

「來……小沙乖。」完全察覺不到小男孩的異樣,安東尼奧依然掛著他的招牌燦爛笑容,試著把懷中的小女孩放到地上。此時羅馬諾才注意到她並沒有穿鞋子,赤足纖纖點地時,地板的溫度使得兩條小小的腿縮了一下,雙手仍是緊抓著安東尼奧的衣服下擺,死活不肯放手。安東尼奧蹲了下來,一手拉著小女孩,一手把羅馬諾拉了過來,心花怒放地說:「葡/萄/牙那傢伙叫她福/爾/摩/沙,這名字很可愛吧?羅馬諾,小沙,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兄妹了,要好好相處啊☆」

刻意把安東尼奧語尾那莫名其妙的☆忽略掉,羅馬諾反倒是緊盯著那名喚小沙的『妹妹』,嗯所謂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必須先了解敵人的底蘊才能使己立於不敗之地,他可是羅/馬爺爺引以為傲的孫子啊,怎能夠輸給這東方小姑娘!?不看還好,一盯之下,赫然發現她跟他認識的所有人都存在著明顯的差異──她的膚色比歐/洲/人那彷彿被蒼夜月光鍍過的白晢深了一度,呈現健康的象牙色,一頭被墨染料傾倒的烏絲略顯凌亂地散落肩膀,在西/班/牙橙橘色的陽光下折射成點點金棕色的奇妙色澤,並非粉雕玉琢的類型卻有著野生小動物的純樸天然。

「我、我是小沙……」蚊蚋般的數個音節從幾乎沒動過的唇間流出同時,小女孩那與這兒格格不入的兩顆黑珍珠骨碌骨碌地環視尚且陌生的環境,最後把視線鎖定在羅馬諾身上,可不一會又再度低下頭,把臉埋在安東尼奧的陰影裡,「你、你好……」

雖然明知道她沒有惡意,可說實話羅馬諾其實內心很不爽。一想到從此以後什麼都得跟這小姑娘分享,本來完全屬於自己的東西要折半,要他高高興興地接受這個『妹妹』是不可能的。希望得到愛,希望得到重視,希望得到關懷;希望獨佔別人的眼光,希望別人都能疼愛自己,不希望變成可有可無的東西……『明明這兒有我一個就夠了嘛,是不是我太沒用了?』,相信每個孩子也會跟羅馬諾有著相近的想法。

「哼安東尼奧你幹嘛抱這種來歷不明的傢伙回來啊?」羅馬諾鼓著腮子,雖扭過頭但還是忍不住偷瞄安東尼奧,不甘心地嘀咕:「打掃什麼的……我、我也會做啊……」好不習慣說這種話,丟臉死了。

平日彆扭到一種程度的羅馬諾竟然破天荒地說出了這種帶有撒嬌語氣的話,安東尼奧胸口被一陣莫名的灼熱堵住,差點忍不住要把他一把抱起。當然小沙也不是省油的燈,接收到這種『警號』後,機靈的她發覺若不立刻採取相應的行動,以後在這個家的日子絕不會好過。

「安東哥哥,小沙肚子餓了……」小手拉了拉安東尼奧的衣袖,圓滾滾的大眼睛眨啊眨地擺出一張我見猶憐的苦瓜臉。

「啊、好……小沙乖乖,現在就去給你做吃的,等一下啊!」還沒時間沉浸在感動中,安東尼奧的注意力便整個被小女孩無辜的語調給俘虜了。瞬即把她攔腰抱起,讓她小巧的臉龐擱在他寬闊的肩膀上,安東尼奧額上儼然刻著無可救藥的『笨爸爸』字樣,當下甚至把仍呆在原地的羅馬諾給遺忘了,就把她抱進裡面的飯廳。

安東尼奧轉過身時,羅馬諾還沒反應過來。只見從後探出頭來的小沙,居高臨下的朝著他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

儘管對方並沒說話,可羅馬諾也不是笨蛋,他從她吐舌頭的動作輕易地解讀出『安東哥哥才不會讓給你呢!』這句話。這小姑娘,難道並非如外表般無害?她有著野生小動物的純樸天然……才怪!這到底是哪門子的純樸哪門子的天然啊?

「可、可惡!」哭訴無門,羅馬諾只覺得自己被這個初次見面的小姑娘擺了一道,頓時氣得直跺腳,「妳這混蛋給我記住!」

第一場『羅馬諾VS小沙的安東尼奧爭奪戰』,戰果目前為0:1

從這天起,安東尼奧的家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變成了戰場。
加油吧,小沙;加油吧,羅馬諾;加油吧,安東尼奧!




=======================我是分隔線=======================
為了配合作品,把灣灣的名字換回了舊叫法,希望大家不會混亂吧
史實:親分並沒有把小沙帶走,只有在北部淡/水建了紅/毛/城
小沙代表的是整個台/灣,由於不是歷史文所以請原諒我以偏蓋全

這時的小沙還沒遇見耀君,更莫論亞/細/亞的大家了
是個完全未經世俗雕琢、只憑本能(?)生活的孩子
簡單點的說法就是無憂無慮,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會考慮什麼
某程度上算是非常天然的 w
謝謝你的閱讀 ////

PS)幼年期不會有CP(你要對蘿莉正太幹什麼啊)(毆)
   如無意外會有長大篇
=======================我是分隔線=======================
APH | 留言:0 | 引用:0 |
<<兩日課後感 | 主頁 | S和M的姐妹逛街記 (啥)>>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